經濟參考報:東北國企發展闖出混改新路子

發布時間:2019-12-26 浏覽次數:363

東北地區國有經濟比重較高,國企改革發展事關老工業基地振興。

記者近日在東北采訪了解到,東北各地加快推進國資國企改革,推動國有資本布局優化調整,通過引進民企等戰略投資者、去杠杆重組、央地融合發展等模式,多方探索混改新路,破解曆史遺留問題,優化法人治理結構,打破體制機制桎梏,讓老國企煥發新活力,在振興中發揮龍頭帶動作用。

解放思想 大胆让民资控股

近日,記者在位于沈陽市鐵西區的東北制藥采訪看到,整潔透明的玻璃車間內,工人們忙前忙後,智能化生産線上不停傳送著一排排各種顔色的藥瓶。

這家一度虧損嚴重、舉步維艱的老國企,引入民企遼甯方大集團不到兩年,就發生了“翻天覆地”的變化:2018年營業收入同比增長31.54%,歸屬于母公司股東淨利潤同比增長64.04%;2019年上半年,在市場價格探底、消化當期員工收入和福利投入大幅增加等因素基礎上,總營收仍然同比增長9.65%,歸屬于母公司股東淨利潤實現同比增長18.92%。

企業效益怎麽樣?員工待遇最能說明問題。

“真沒想到,我們一線工人能這麽快嘗到甜頭!”東北制藥207分廠提取二工段工人王清濤說,混改後他們的工資、各項福利都有增加,平均薪資比之前增長61.81%,完成任務,父母每月還能額外得到廠裏發放的1000元孝敬金。

東北制藥是我國民族制藥工業的搖籃。不過,受制于體制機制落後、曆史包袱沈重等一系列因素,一度陷入競爭乏力、經營不善的境地。

2018年,沈陽市抓住東北制藥爲籌集VC項目搬遷資金在資本市場定向增發的契機,將其定爲全市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企業。並進一步解放思想,確定在完全市場競爭類企業中,國資可以退出第一大股東地位、打通社會資本進入通道、促進體制機制轉變的重大決策。最終,東北制藥引入遼甯方大集團作爲戰略投資者,遼甯方大集團依法依規增持公司股票,成爲控股股東,建立起國有、民營和社會持股的混合所有制結構,構建了“所有者監督、經營者負責”的全新治理模式。

民營、國有、社會三方出資人通過上市公司“三會”履行職責,形成有效的決策制衡機制。從原來幹部身份轉爲職業經理人的東北制藥董事長魏海軍告訴記者,這次混改,著眼于股權結構“真混”、體制機制“真改”,全面植入遼甯方大集團“前有金山,後有老虎”式激勵機制,構建了“創造分享,幹到給到”的分配機制,從源頭破解老國企經營權責不清、思想上等靠要、工作效率低下等痼疾,實現國企和民企優勢相融相促、1+1>2的化學反應,全面激發了企業內生動力。

不僅如此,遼甯方大集團還參與了沈陽國企中興商業的混改,成爲中興商業的大股東,向公司輸入市場化管理模式、商業模式、創效模式,促進企業提升精細化管理水平,進一步完善經營布局,提升企業競爭力。

混改打破用人機制“鐵交椅”,打破分配機制“大鍋飯”“一碗粥”,管理更加細化嚴格。“各項制度不僅是挂牆上,而是真正落地了,一視同仁執行到位。”記者翻開東北制藥一本厚厚的獎懲考核記錄本,上面一條條處理結果清晰明確,上自企業領導,下至基層幹部,獎罰分明,絕不含糊。有的企業幹部因考核不合格,就地免職待崗培訓。

破釜沉舟 主动去杠杆重组

東北是國有經濟重鎮,曾爲中國工業化進程和經濟發展做出過重大貢獻,但一些企業辦社會、大集體等負擔沈重,又在做大規模中不斷增加生産投入,導致債務負擔越積越重,財務杠杆越來越高。

2019年12月20日,中國通用技術集團與沈陽市政府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,並舉行沈陽機床集團、沈機股份重組落地揭牌儀式。

“幾十年一輪回。作爲沈陽地方國企的沈陽機床,改革開放前就是央企,經過近期司法重整,又成爲央企旗下企業。”沈陽機床集團幹部職工告訴記者。

沈陽機床集團被譽爲機床行業“巨無霸”,曾于2011年躍居全球機床行業第一名。但因缺乏核心技術,近些年來在國外産品沖擊下陷入困境,資産負債率接近80%,有一年,公司22個賬號裏的錢累計不到5000元。

“借新債還舊債,負債數百億元,財務成本急劇上升。”沈陽機床集團有關人士分析,高杠杆必然帶來結構性虧損,每年爲債主打工,本已微薄的利潤難以支撐脆弱的資金鏈和高昂的財務費用。

2019年7月,經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,沈陽機床集團進行司法重整。11月,隨著纾解沈重債務、剝離低效無效資産、處理曆史遺留問題的攻克,沈陽機床集團及其旗下的沈機股份,正式由中國通用技術集團重組。

“要通過重整使中國機床排頭兵企業輕裝上陣、涅槃重生。”中國通用技術集團有關負責人表示,集團與沈陽市政府及相關部門成立專門領導和工作機構,紮實推進相關重整計劃和重整投資協議的落地,促使企業治理結構快速調整到位,促進中國機床裝備制造業發展,助力老工業基地振興。

而東北特鋼集團也通過引入沙鋼集團實施混改,實現了新生。“一些員工曾對企業前途擔憂,甚至有辭職的,但重整的推進,讓他們的心漸漸安穩了下來。”東北特鋼集團大連特鋼公司煉鐵廠廠長白冰洋說,“混改後,新入主的戰略投資者推進‘嚴細實’管理新機制,提高信息化水平,各項生産逐步恢複正常,生産任務日益飽滿,高級線材的日産能已經超過設計産能,車間效益不斷提升。”

“每年營業收入150億元,但因高負債帶來的財務費用就高達30億元,如果不去掉杠杆予以重整,一個屢創輝煌的特鋼龍頭企業、産品仍有市場競爭力的企業,就要關門。”遼甯省國資委副主任徐吉生告訴記者,東北特鋼闖出了一條改革新路,沙鋼集團注入45億元資金,不僅解決了債務問題,也通過混改帶來體制機制的變革,讓老企業煥發了新活力。

全國重工龍頭企業北方重工集團,2019年也通過重整引入遼甯方大集團實施混改,去掉過高的債務,推動企業經營效益不斷改善。“以前企業債務高、效益低,工人每月到手的工資也就兩三千塊錢,人浮于事、慵懶散現象突出。”北方重工集團結構件分廠副廠長榮思亮告訴記者,“混改後每個人責權利都捆在一起,工作量貼在牆上公示,多幹多得,幹到給到,大家有奔頭兒了,每天鉚足了勁兒幹!”

深度联姻 央地合作正酣

碧波蕩漾的渤海和黃海,沿岸分布著遼甯沿海港口群:大連港、營口港、盤錦港、錦州港、葫蘆島港、丹東港,分布著20余個規模化港區和作業區。由于利益主體不同,港口快速發展中暴露出無序競爭、功能重疊、資源分散等問題。一些港口不惜壓價攬貨,未能形成整體競爭力和合理分工。

五個手指捏成一個拳頭才有力量。早在21世紀初,遼甯就謀劃整合全省港口資源,科學配置資源提升整體競爭力,逐步形成以大連港、營口港爲主的港口運營格局。其中,大連港投資錦州港,爲第一大股東;營口港投資盤錦港和葫蘆島港綏中港區。隨著老工業基地振興戰略的推進,建構東北亞航運中心的目標任務日益凸顯。

2017年6月,招商局集團與遼甯省政府啓動遼甯港口整合工作,以央地合作新模式,發揮雙方優勢,促進一體化融合發展。2019年1月,招商局集團與遼甯省攜手整合大連港與營口港,挂牌成立遼甯港口集團,打造中國北方新的港口航母,助推遼甯沿海經濟帶協同發展,帶動東北三省、內蒙古自治區等腹地經濟出海。

有關人士分析,中央企業與地方國有企業“混改”,建構起招商局集團控股,遼甯省國資委、相關市國資委分別持股的股權結構,旨在引入中央企業先進管理理念和經驗,利用優質存量資本引進增量資本,把遼甯港口做強做優。

招商局集團有關負責人表示,作爲跨區域、跨産業的“央地合作”重大工程,巨量整合規模在港口發展曆史上是空前的。

遼甯港口集團有關負責人表示,通過依照市場化原則,以雙贏爲目標,推動央企與地方港口國企“混改”,將推進形成統一經營、布局合理、分工協作的港口體系。

實踐表明,改革整合取得了積極效果。遼甯港口集團貨物吞吐量較以往有明顯增加,港口及貨源資源利用率大幅提高。2019年前三季度,集團接卸各類船舶近1.7萬艘次,其中40萬噸級礦石船27艘次,超大型集裝箱船89艘次,同質化競爭得到控制。

據介紹,遼甯省屬國企和沈陽、大連的市屬國企,混改比例已達55%左右。“要通過改革,增強國企的核心競爭力,提升資産收益率。”遼甯省國資委有關人士表示,國企發展要從原來只注重做大資産做大規模轉向高質量發展。

事實上,近日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,對推進國企改革做出了最新部署:“要制定實施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方案,提升國資國企改革綜合成效……”

專家指出,東北國企改革出現的“破冰效應”讓人稱贊,但改革任務仍然繁重,一些深層次問題尚需改革來化解,國企改革的力度需要更進一步加碼。記者注意到,在東北,各地也正著力破解體制機制頑疾,勇涉國企改革深水區,以改革提升國有經濟活力、控制力和抗風險能力。